国学堂
传承国学经典
一日一句
一日一字
国学动态
国学漫谈
百家争鸣
品读经典
好书粹
专题
图片
819

  井【井】(jǐnɡ)

  “井”,象形字。

  “井”的金文为“丼”。“丼”中之“丶”,或像吊桶汲水,或指井口位置,或为井中之水。《说文》:“井,凿地取水也。”本义为水井,是掘地出水而成的深洞,并在井口用木头架设栏杆,或用石头围成圆形或菱形以作防护。“井”字像井口的四角木栏形。后凡物体的形状与“井”字相似,皆可称为“井”,如井田、井架、油井、天井等。“井”字横竖分明,距离相当,清晰明了,有条不紊,故做事有条理为井然、井井有条、井井有方、井井有法。

  “井”常指陷阱。《易•井》云:“旧井无禽。”这里的“旧井”指的是捕兽的陷井。“陷井”多写作“陷阱”。古无“阱”字,只作“井”。”成语“落井下石”的原意讲的是一种捕获野兽的方法——当野兽坠入陷阱以后,人们往井中抛扔大石,将野兽打死。后用来比喻乘人之危,加以陷害。

  水井的出现虽然比陷阱要晚得多,却是人类文明史上的一件大事。据文献记载:中国境内迄今最早的水井是浙江余姚河姆渡村发现的木结构井,距今5500多年。水井的出现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。除满足人类的饮水需求之外,水井还可以灌溉农田,提高粮食产量,同时也使人类结束了漂泊不定的游猎生活,扩展了人类的活动范围和生活空间。正因为井与人类的生活须臾不可分离,因此,古人对井充满了敬畏。古代北方汉民族有“祭井神”(祀井)的风俗。“祀井”为“五礼”之一。据王充《论衡•祭意》记载:“五祀报门、户、井、灶、室中霤之功。门、户人所出入;井、灶人所饮食;中霤人所托处,五者功钧,故俱祀之。”为了维护好水井,两千多年前,我国就已有定期进行淘井、修井和清洁井水的措施。《管子》记载道:“当春三月,……抒井易水,所以去滋毒也。”《后汉书•礼仪志》载:“夏至日浚并改水……可以去温病。”为了保证用水安全,古人还在井旁建造井围或井栏,在井口制备井盖。沈括《忘怀录》:“井上设楹,常扃锁之,恐虫鼠坠其间,或为庸人孺子所亵。”意思是说,井旁须做好栏杆井围,经常关锁好,以免虫鼠掉入井里,或被儿童等弄脏了井水。

  井与人们的生活有着密切的关系,所以水井一般都设在村落中央。人们也往往是聚井而居,共井为邻,于是井便成了村落的代名词。古人离家远游、从商、仕进便称为“背井离乡”。人们都到水井汲水,于是水井周围便成了信息沟通、人际交往的公共空间,“市井”因此产生了。张守节《史记正义》载:“古人未有市,若朝聚井汲水,便将货物于井边售卖,故言市井也。”《汉书•货殖传序》也有相同记载:“商相与语财利于市井。”颜师古注:“凡言市井者,市,交易之处;井,共汲之所,故总而言之地也。”古人相聚汲水,有物买卖,于是市井便成了最早的贸易场所。

  井田制是古代的一种土地制度。“井田”以方九百亩为一里,划为阡陌纵横的九区,形如“井”字而得名。“井田”中间为公田,外八区为私田。分得私田的农奴或野人要无偿地耕种公田,养活土地所有者。《孟子•滕文公上》说:“方里而井,井九百亩,其中为公田。八家皆私百亩,同养公田”。这样,在井田制度的基础上,便产生了由八户人家所组成的生产组织——“井”。同一井中的居民“乡田同井,出入相友,守望相助,疾病相扶持”。

  “井”还指法度、条理。从现有的文献资料来看,中国历史上最早的监狱——地牢便是凿地而成的地下建筑。牢狱上面设置天窗作为出入口,也便于通风和传递食物。这种“地穴”式建筑酷似远古时期的陷阱。《汉书》也直接把监狱称为“阱”。

  这样说来,“井”之所以成为法律与秩序的代名词,是因为最初“井”便是指古代的监狱。《广雅•释诂》说:“井,法也”。王念孙疏证:“井训为法,故作事有法谓之井井”。成语“井井有条”、“井井有方”、“井井有理”、“井然有序”、“秩序井然”都是指有法纪、有秩序、有条理的意思。

  “井”字蕴含着十分丰富的文化信息。井是人们日常生活的必备设施,自然而然,当遇到一种新事物或一种新现象时,人们会习惯运用井的特点进行类比思维,于是关于井的俗谚俯拾即是。在古代,由于受到人力和物力的局限,凿井是一个浩大的工程,因此俗语有“别想一锹挖出个井来”、“打井如修仓,积水如积粮”等。成语“临渴掘井”用来说明凡事要未雨绸缪的道理;井很深,而井口很小,因此俗谚又有“不怪自家麻绳短,只怪别人古井深”;“井里撑船——无路可走”、“井底蛤蟆——目光短浅”等。来源:土生说字